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
 

法律系碩專班畢業校友周元培 高雄律師公會最年輕理事長
受訪者:
「周村來、周元培律師事務所」律師周元培

學經歷:
國立高雄大學法律學系碩士在職專班校友、
社團法人「高雄律師公會」理事長

榮耀紀錄:
高雄最年輕「出道(執業)」律師、
最年輕高雄律師公會理事長

訪談內容(以第一人稱敘事):
我1971年次,生自台南,成長求學在高雄。

受律師父親(周村來)影響,我從小對法律就很有興趣,立志跟隨他的腳步。大學就讀輔仁大學法律系,畢業時順利考取資格,回高雄加入父親的事務所,父子並肩執業,據說是當時大高雄地區最年輕的律師。

與父親共事並沒有比較輕鬆,他總認為「年輕人就是要操、要磨練」,要求我不論民、刑案都該積極接觸,龐大接案量經常忙到三更半夜還不得歇。但的確也從中快速累積豐富實務(戰)經驗,訓練出在被嚴重壓縮的時間內將案件抽絲剝繭、理出頭緒的能力。

例如數年前我與大法官詹森林(時任台大法學院院長)合作處理高雄捷運仲裁案,該案包括機電等設施錯綜複雜,光是仲裁庭就召開10幾次,兩造律師攻防,加上視訊,每次開庭皆長達12小時(上午9時至下午9時)以上,我們身為仲裁人必須化繁為簡,每案彙整成數百頁的仲裁判斷書。

我目前以重大刑案,或是工程糾紛仲裁為主,每年經辦估計上千件,事務所其他律師或法務同仁協助收集案件可引用學術論文、文章觀點等資料,但我仍堅持親自撰寫狀子的原則,不僅是基本功,也是對委託人的尊重。

不諱言,大學畢業即就業、龐大業務量使我進修心願一再延宕,一延就是10幾年,終於某天驚覺已對工作疲乏、熱情幾近歸零。

「該回學校進修了!」內心響起報考高雄大學法律碩士在職專班聲音,事後證明決定正確,令我收穫最多的是看事情的高度與思考強度,尤其很多已被視為理所當然的案件,教授會打問號質疑,反覆要求我們不能只看表面,諸如此類地刺激,加強了邏輯推導的廣度與深度。

另外的收穫則是人脈累積,我的同學幾乎來自院檢辯(法官、檢察官或律師),庭上攻防針鋒相對,但公私分明,並不影響同窗情誼,反而更團結。當然教授也公私分明,十分體諒學生工作忙碌,但我們不因此享有特權,該達到的學習不打折扣,我就花了3年修課,第4年開始寫論文,而且忙到晚上11時工作告段落後,半夜才開始寫。

在職進修很累,但收穫更大,我很鼓勵大家報考就讀。

也因為我出道的早,比其他「道長(同業互相尊稱)」資歷累積快,因此以40幾歲之姿(2015年8月)承蒙支持,當選第13屆「社團法人高雄律師公會(簡稱高律)」理事長,成為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理事長。

我們公會會員約2,000名,設有理事會、監事會,及「人權保護委員會」等22個委員會,上任後我推動跨單位交流合作,例如高雄市某機關團體希望律師授課,或尋求法律諮詢,我就會協調相關委員會接洽協助。

日前則響應植樹節暨律師節,與全聯會(全國律師公會聯合會)合作,邀集各區公會回母校栽種70株紅花風鈴木,慶祝全聯會70週年慶,推廣種樹愛地球理念,也讓各區道長認識我的母校,鼓勵他們進修。

近期遇到的挑戰是「律師法」修正,攸關全國律師制度改變乃至國家法治發展,對此公會投注相當大心力聚會員共識,再積極與其他地區公會串聯,將想法傳達給目前總統府召開中的司法改革國是會議。

關於台灣律師產業前景,我認為未來5年將是「強者愈強,弱者愈弱」。

律師產業存在南北生態迥異的傳統。北部有所謂「訴訟」與「非訟」律師兩類市場,前者像我這樣上法院的,後者則以協助企業商務如投資、併購、融資等為主,但南部多半還是以訴訟佔大宗。

近年來兩大原因衝擊律師產業,其一是錄取人數大增,其二是法律扶助基金會介入。

大量律師投入市場,從我那時候每年不到200名(低於1%),到現在動輒破千,分母(執業人數)變大,但分子(法院案件量)並無顯著成長,導致有名氣律師收費天價仍應接不暇,相反的沒沒無聞則得努力接案子。

另一衝擊來自2004年、由國家(司法院)捐助成立的法律服務基金會。設立原意是協助弱勢族群打官司,但近年來遭部分民眾濫用,以致業務愈來愈包山包海,在再都瓜分掉市場。例如我擔任法扶律師時,就曾遇過打扮入時、開雙B名車民眾要求協助,令我匪夷所思,後來打聽才知其他道長也有類似遭遇。

不可否認地,法服也是個市場,部分律師不想太累就接其轉介(訴訟),或是法院轉介義務辯護案件,生活都過得去,我尊重「人各有志」,沒有對錯,但誠如我言,大量律師、法服的確造成這產業的改變。

我也談談民眾好奇常問的問題,(律師)有無所謂的「收費標準」,以高雄一般行情而言,普通1案(庭)不會低於6萬元,的確也有削價競爭例如收3萬,或再巧令名目灌水,但強調僅是參考原則,仍須視案件複雜程度收費。

再進一步談,「如何挑選好律師」?

以往法令限制律師不能打廣告,現在已逐漸開放,不乏利用主持節目、經營臉書等方式打響知名度的律師,但我認為,有無媒體知名度、網路人氣與否,並非你挑選律師的依據,而是檢視其學經歷,有無司法官背景,甚至親自面談,聽聽他對你的案件理解程度、處理熱忱,能夠讓你信任的就是好律師。

我個人對媒體受訪、經營臉書談個案持保留態度,即便姑隱其名仍不妥,尤其委託人信任才找我談(處理),倘若我到處張揚等同破壞信任關係,若改以通案式講原則,法治教育宣導較妥適。

我常機會教育民眾或年輕道長,應建立「並非有事才找律師」觀念,可比照「健康檢查」,事先發覺病兆,預防勝於治療。

以買房為例,與其事後糾紛,不如先拿著建商契約找律師談,協助你審閱內容,甚至協助你釐清購買目的,如投資、自住、商辦…等,這也印證長輩常講,人一生要認識「醫師」跟「律師」兩種朋友。


--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