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
 

政法系舉辦「公益揭發(揭弊)保護政策與管理研討會」
【文字提供:政治法律學系教授楊戊龍】

2017-05-26 國立高雄大學政治法律學系今天舉辦「2017公益揭發(揭弊)保護政策與管理研討會」,建議公私部門重視揭弊保護立法,及經由管理作為,建立「受信任」的揭弊保護機制,以促進廉政、食安、公司良好治理、受僱者權益保護。呼籲揭弊者也要作好揭弊的風險管理,因應報復的衝擊。

政治法律學系主任李淑如教授表示,「人」是所有制度的執行者,組織成員立於揭弊的最佳位置,但揭弊不是沒有代價、沒有風險的。除非組織在政策、程序、實務表明揭發是安全、被接受的,否則組織成員會假定其有被犧牲、報復的風險,而寧願選擇沈默、外部揭發或洩漏訊息。因此,政府在推動立法之時,也應該從管理上強化揭弊保護機制的信任度,否則,公務員寧願走向體制外的管道揭發。

吹哨者(揭弊者)法制的建構對於揭發企業內部不法行為之防範,可以使內部自清,近年也看到內部舉發不法的實益。近年來國內的企業陸續發生違反食品衛生與環境安全、公司財報不實、虛偽重訊等問題,揭弊保護立法也被視為公司治理的手段,公司內部要建立相關揭弊機制,並藉由建立完善的內部控制,並落實執行,以減少人為控制產生舞弊的可能性。金管會在「上市上櫃公司治理實務守則」設有吹哨者制度,依該守則第28條之2規定,上市櫃公司「宜」設置匿名之內部吹哨管道,並建立吹哨者保護制度。企業要能永續經營及創造企業價值,即須塑造誠信經營之企業文化,引領企業重視社會責任,其不僅符合追求股東權益最大化,並得兼顧利害關係人的期待。

高雄銀行總行法令遵循處周德琴處長表示,弊端如果長期未被揭發,是「姑息養奸」,好人的空間被壓縮,在弊端日益加劇的環境中更難生存。從長期觀之,弊端揭發有助於維護公共利益和大眾安全;但就短期而言卻是挑戰公司或組織的威權,破壞公司或組織的形象與威信、危害組織的利益與生存,是以揭弊者很容易遭受到報復,而需要立法保護。不過,藉著為公益目的,而實際係基於個人私益或恩怨所為之揭發行為,是不可取的,不值得保護。

BSI英國標準協會台灣分公司蒲樹盛總經理表示,揭弊(吹哨)系統政策乃是鼓勵員工進行內部提報,而開創出一位受訪者所謂的「誠實與開放」的文化,用以提升員工之間的信賴與信任感。這被視為可以「增加員工士氣」,賦予員工挺身而出的信心。資深經理將首先知道必須處理的問題為何。這些都可以在內部就予以處理。這也表示調查問題時,例如詐欺,由於可以及早解決,成本而得以降低。節省下的管理時間與資源,意味著揭弊(吹哨)系統流程是一個對於企業而言最具成本效益的早期警示系統。

財法系謝開平教授指出,法務部所擬「揭弊者保護法」(草案)以影響政府廉能之刑事不法與重大行政不法為範圍,制度重心在於打擊貪瀆,以建立「廉潔」政府,卻較為忽略「效能」層面。舉報類型之認定,應以受理揭弊機關之認定為準,否則揭弊者得否享有草案所列之權益,不僅處於不安定狀態,更有身分資料不受保護等風險。在保護對象、保護措施的規範上,比國際透明組織明示的更為突出。草案如果完成立法,最大貢獻或許在於彌補目前證人保護法較為嚴格之資格要求。

在支持、重視揭弊保護立法同時,政法系教授楊戊龍提醒想要揭發組織不法的內部人士,要有風險意識,不能對揭弊機制作用過度樂觀。組織是複雜社會的縮影,管理者因為認知、立場、利益的不同,有太多報復揭弊者的手段。從自我保護的立場,內部人士不宜太信任組織的承諾或聲明,在採取行動前,要停下腳步思考;如果最後決定要揭發,也要預為因應可能而來的報復對待。

高雄大學政法系曾率國內學術單位之先,在2010年舉辦「公益揭發(揭弊)保護學術與實務研討會」、2012年舉辦「公義社會與廉能政府研討會」,倡議公益揭發(揭弊)保護立法,提出「公益揭發保護法」草案。這次2017研討會,除從全球視野對揭弊者法制之跨國比較、反貪腐與揭弊者保護之國際標準與推動重點、日本公益通報保護法制實例探討外,更貼近實務,評析揭弊者保護法(草案),討論組織與揭弊者個人如何管理揭弊、勞基法增訂揭弊保護的實益等管理面向議題。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